金沙js333com > 棋牌资讯 > 人物介绍:青年时代的小林光一

原标题:人物介绍:青年时代的小林光一

浏览次数:105 时间:2019-10-18

作为日本老资格的超一流棋手,小林光一这个名字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后期和九十年代中前期对于中国的职业棋手而言,可谓是最好的试金石和最惨痛噩梦的代名词。在小林九段全盛时期,只要能够战胜小林九段一次,那么对于这名棋手本人来说就是标志着其棋艺的一个飞跃,这一点,连聂卫平棋圣也不能例外。  随着年事的增高以及中年丧妻的打击,前几年的小林九段陷入了人生的低谷,各种头衔随着竞技状态的急剧下滑而被他人掠去。不过,随着近几年小林先生重新找到知音,状态又逐渐回升,昔日那个令人恐怖的“胜负师”再一次地以新的姿态出现在了广大棋迷们的面前。在去年世界围棋团体赛中,老练的小林先生以三连胜的佳绩让中、韩的年轻小辈们领略了老牌棋手的魅力。那么,年轻时代的小林先生是怎样开始他的围棋之路的呢?到底又是一种什么样的信念支撑着他在棋盘前忘我地求道呢?  小林光一的父亲在北海道旭川市经营着农业。当初,他对长子光一的前途并没有抱有太大的奢望,他只打算和其他普通的父亲一样,让光一随意自由地发展,并且只要能够以一种合乎常理的标准来衡量就可以了。后来,光一父亲教会了小林下棋,而且还利用每年亲戚聚会的机会来下棋。可是大大出乎棋力只有五、六级,动辄就被人让九子的光一父亲的意料之外,他的孩子竟有着不可思议的围棋天赋才能,直到以后光一的发迹才使他大吃一惊。  但凡了解小林光一的人无不爱用任性胡闹、淘气顽皮、溺爱娇惯、难以管束等等一系列的词语来描述幼年时的光一。光一的父亲是这样评价他的爱子:“在家里是窝里横,一到了学校就老实多了。光一与他的弟弟迥然不同,他总是有理,根本不听父母的话,做什么事情都要逞能,从不服输,自信得很。”有时家里人都出外工作,光一只要肚子一饿,张口就叫“饭!”,而这时慈祥的奶奶总是忙不迭地在话音刚落不久,就把饭菜端到了小祖宗的面前。  父亲教会光一围棋时光一已经是小学三年级的学生,因此在年龄上光一并没有什么优势。不过毕竟与棋有缘,不久光一就被围棋深深地迷住了,因为他从一开始就体会到了黑白之间的无穷乐趣,所以根本用不着父亲的强迫就自觉地端坐在棋盘前。半年之后,光一的棋力就超过了他的父亲,从此再也没有心思与邻近的孩子们戏耍了。  等到小林光一的实力大致有初段时,他的叔父带他来到了旭川的地方棋士早势胜美先生的家中。早势当即与光一下了一盘指导棋,还让别的棋手与光一跤手。总之,那一次相会对于小林光一来说是莫大的荣幸,假如没有慧眼识才、深山拾玉的早势先生,也就不可能有日后的超一流棋手小林光一九段的出现。  从那以后,每逢周六、日,光一都要去早势先生的棋所学弈。他有时还去旧书店,觅得一些诸如《棋道》、《围棋俱乐部》之类的书籍捧回家中进行仔细地研究。就这样,光一对围棋越来越痴迷,求知的欲望日渐高涨。山冈一晓旭是旭川当地的高手,也是现在“小林光一后援会”的成员,他在回忆当年的小林时是这样说的:“给人的感觉这是个普通的孩子,但极端地顽强。我见过他输棋之后难过地痛哭的情形。”他还认为光一的棋筋与形俱佳,官子很好,通常这都是有才能的孩子的共同点。  由于光一自幼从不让生,因而总是与成年人相聚搏杀。而且他下棋时喜欢东张西望,大多未等对方将手缩回去就啪地落下一手,因此也得到了如“快棋精”之类的小绰号。小学六年纪的时候,光一的棋力达到了业余四、五段,原来被田冈先生授三子的光一一下子就可以与他分先抗衡了。  在北海道新闻社主办的棋赛中,小林光一曾两次获得过三段以下级别的冠军。光一还作为旭川的代表参加了扎幌的“棋道大会”,可惜首战就被击溃。另外,旭川——扎幌对抗赛每年举办一次,光一也回回被邀参赛。记得当时参加比赛的成年棋手们在乘坐火车的时候无不高谈阔论,而每每这时天才的光一却流露出孩子的本性,捧着《冒险王》之类的童话书聚精会神地看着。  最初考虑让光一投拜木谷门下的是早势先生。木谷先生与“北之誉”(即前面所提及的小林后援会)会长山冈一晓旭先生关系密切,曾数次光临旭川。令早势先生为难的是,一方面光一学棋的最佳年龄已过,另一方面光一令人瞠目结舌的飞速进步又使得早势先生不得不下决心向木谷先生提出自己的想法。  总之拜师求学的事情一经提出,首先反对的是光一的母亲。而小林父亲虽然认为儿子在棋上很有才能,能够因势利导是最好不过,但职业棋士生涯的艰辛与残酷谁都无法想像,也一无所知。而作为孩子,光一与其说是学弈心切,不如说是想去东京玩玩的念头更为强烈。就这样,在家人“如若前途渺茫,就尽早回来”的叮嘱声中,拜入木谷门下一事就这么定了下来。1965年,刚刚小学毕业的小林光一告别了家乡旭川,只身前往东京的木谷道场。  了解木谷道场清规戒律的人都担心这个自幼受宠的少年忽然间投身于集体生活是否能够适应得了,他们纷纷发出疑虑。在这些大人的眼里,光一能否经得住意志上的磨练或许比起棋艺的进步更能引起他们的关切。随着时间的推移,事实证明了这个不甘屈服的少年在逆境中是强者。  当时木谷道场中还有石田芳夫、加藤正夫、佐藤昌晴、久岛国夫、宫泽吾朗、赵治勋等一些弟子。小林拜入师门后,首先与佐藤昌晴下了一盘受三子的指导棋,结果可怜的旭川天才被杀得体无完肤,惨败使得光一那在北国高高翘起的尾巴活生生地被折断了。他茫然地惊视着周围:世界上竟然还有这样厉害的人!赵治勋比小林光一早三年入门,可年龄却比光一小四岁。他经常在腰间别了支小木枪,模仿西部片里的奇侠前后乱窜。光一入门就成为了日本棋院的院生,被评为七级,而小治勋却是五级,与带枪的“奇侠”下棋,光一只有委屈地拿黑棋。  发奋学习的小林光一当年就赶上并超过了赵治勋,并于一年后升到了一级。他棋艺进步之快丝毫不逊色于旭川时代。他刻苦钻研的精神令整个道场为之瞩目,据说小林每天都要在早晨坚持不懈地打满五局棋谱,以至于每天只有钻进被窝才能放松一下。所以小林养成了早睡早起的习惯,并被道场内外视为优等生,这一年,小林才十二岁。  不过万事总是开头难,锻练意志的征途并不是那么地一帆风顺。周围都是可怕的师兄们,以往自由自在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有一阵子光一老是想家,还偷偷地写信给家里:“你们要是想我的话,我现在就回来。”不过他的“异想天开”很快就被父亲回信训斥了一番。光一收到家信后多少有些失望,当然,他那幼小的心灵深处还不能理解父亲的良苦用心和对他所寄予的殷切期望。  这期间光一那娇小执拗的小脸逐渐消失了,人也一点点地有了转变。总之,是木谷道场那特殊的环境改变了他,将他改造成为一名名副其实的专业棋手。对此,小林无限感慨地说:“如果我不师从木谷先生,真的不知道自己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入门仅两年的1967年,小林升为职业初段。从最初的学棋开始到入段,他只用了短短的六载,这是一个难得的记录。  回顾作为内弟子的时代,除了木谷先生外,对小林影响最大的大概是有“怪才”之誉的原武雄先生。他每个月两次在“三荣会”示范讲棋。无论是在精深独到的理论面前,还是在其高超的实战能力方面,年轻的小林处处惊叹,无不佩服。到了 1970年,小林只用了三年就升到了五段,这种罕见的升段速度令人回味起尾原先生对他的巨大影响。这期间的小林完全沉醉于大模样作战而漠视实地,与紧追不舍、极端注重实地的赵治勋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跻身高段棋手后,小林越发地感到自己棋风上的不足,不久就改变了原来的看法。正因为他不断地将比赛心得融会于心,不断地把一流棋士们的长处兼收入己,所以,与“尾原流”截然不同的小林流才能傲然问世。据说小林在低段的时候曾经以“为什么您要下这一手”这样的话语来讨教大名鼎鼎的秀行先生,从这件小事就可以令人想像出一个倔强执著而又自信过人的年轻人的形象。  从七十年代开始,小林光一开始向一流棋士的行列昂首迈进了。1972年19岁的小林击败赵治勋,荣获第4期新锐淘汰赛的冠军,并在同年获得了第16期首相杯赛的冠军。1973年他战胜了藤泽朋斋九段,赢得了第5期快棋选手权战的冠军。一直到八十年代初期,小林光一在这期间连续夺得了诸如新人王战、天元战等多项重要棋战的头衔,为日后全面称霸日本棋坛做好了的准备。  对于棋道研究的态度,小林先生曾说过一句非常值得人回味的名言:“我下棋最怕遇到探求真理的人,那些只靠技巧赢棋的人我觉得并不怎么令人胆怯。”年轻时代的小林光一正是以这种全身心投入的职业态度为日后成为一名超一流棋手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而现在中国年轻一代的好手们,虽然有着令人艳羡的资质,但扪心自问,你们是否全身心地把围棋作为生命所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呢?正所谓有多少付出就有多少收获,这终归是一条铁的法则,亘古不变。(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由金沙js333com发布于棋牌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人物介绍:青年时代的小林光一

关键词: 围棋

上一篇:楚河汉界风云再起 精彩对弈扣人心悬

下一篇:马晓春撰写《棋坛憾事》 揭示棋坛内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