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js333com > 旅游资讯 > 旅行路上遇见过哪些难忘的人或事?

原标题:旅行路上遇见过哪些难忘的人或事?

浏览次数:173 时间:2019-10-23

问:旅行路上遇见过哪些难忘的人或事? 人生总会有这样或那样的旅行。无论目的地是哪,无论时间长短,旅行途中一定有许多令你难忘的人或事。一起来说说吧,说说那些埋藏在你记忆深处难以忘怀的过往

说到这里,只想起一个人。

那是在婺源旅游时认识到一个山东省的大姐姐。那时候她才二十七八,但是看着只有十八九岁的样子。只身一人来最美乡村旅游。

和她认识只有几个小时的时间。一同拼车,一起吃了午饭。仅仅几句,就认识加了微信。

后来从她的朋友圈了解到,她还未结婚,做着一份满意的工作,也是个极爱旅游的人,中国大部分的旅游景点都走过。

人生的选择有很多种,当别人在抱怨婚姻是坟墓时,而有的人在路上让自己越来越好,直到遇见真正想要一起的人。

也有遇到过喜欢的人,曾经最爱的也结婚了。虽然仍是单身的她还没有准备结婚,但是她从来没有让自己的生活过得差过。

旅游是她朋友圈的标志,生活也是她最乐意做的事。

那年,我第一次出远门,临行前朋友和家人都叮嘱我,一人在外要留点心眼不要轻易相信任何人。

火车疾驰了一天,对面的座位也换了好几个人。天黑了,上来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面孔苍白眼神忧郁。奇怪的是,她一坐下来,便盯着我看。

我把头低下来,她的目光让我很不自在。

过了半天,她开口了,她的声音很轻:小弟,打扰你了……我只是觉得你长得特别像我的弟弟。

我抬起头,女人的眼睛里溢出了泪珠。“我和弟弟关系特别好,今年他准备上大学,谁知却出了意外,永远地离开了这个世界……”

女人的表情让我很动容,我想安慰她几句,可是突然想起了亲人的叮嘱。万一她是个骗子怎么办?一般骗子都很会伪装的!

想到这里,我重新低下了头一言不发,女人说了半天,见我没什么反应,便不再言语了。黑夜降临,女人的叹息一声又一声刺痛我的心。黑夜沉沉啊,谁能打开黑夜那沉重的帘幔呢。

迷迷糊糊中我睡着了,一觉醒来天已大亮,对面的座位已空空如也。

我的身上多了一个柔软的毯子,我轻轻一抖,从毯子上滑落一张纸条。上面的字清秀有力震荡我心:小弟,看见你,我有点冲动了,因为你和我的弟弟长得太像了,我差一点把你当成了他!可是你的冷漠告诉我,你不是他,我亲爱的弟弟已经去了天国……这条毯子是我亲手为弟弟缝制的,准备在他考上大学以后送给他,可是他用不着了,就转送给你吧,祝你天天快乐!

我展开毯子,发现精制的毯子中间绣着一朵艳丽的花,我知道那花的名字,叫百合。百合花的花心润湿了一大片,我想,那一定是女人痛哭的泪水!

她说的话是真的,她不是骗子!本来,我应该好好的安慰她,本来我能够让她沉寂的心在遇到我之后泛起诗意的浪花,可是我的谨慎,却把这一切变成了永远的遗憾。

从那以后,我渐渐改变了认知世界的态度,虽然这世界有时的确存在令人憎恨的骗局,但是不能一概而论,不能用谨慎的纱布蒙住我们看世界的眼睛,不能用冷漠包装我们善感的心灵,因为,有时候,有些灵魂的颤抖是真的!


旅途中遇到太多难忘的人和事了,挑一个至今仍想不通的来说说。

大概14年底,从广州坐火车到金华找男朋友玩(现在已是老公)。回程的路上买的是火车下铺,那列车是直达车,中途只停一两个站。对面的下铺是一位阿姨,大概60出头的样子,但是保养得很好,打扮也很得体,挺显年轻。晚上九点左右上车,第二天早上十点多到广州,由于上车也挺晚了,上车安顿好之后就躺下了,可一直也睡不着,就躺着玩了一夜手机。

好不容易终于开灯了,天也亮了,起来随便洗漱一下,吃了点提前备好的面包当早餐,就又坐着玩起了手机。这时对面的阿姨点了一份早餐,火车上常规的早餐炒面加一碗粥,她边吃边和我闲聊着,吃完以后,她从随身的袋子里,拿出一个饭盒,说是昨晚给儿子做的晚饭,临时不回来吃,她只好带上火车吃,说着又开始吃了起来。

大约八点左右,那个阿姨拿出来一个苹果和一个梨,个头都不大,表皮看起来也不太新鲜。她把梨递给我说:闲坐着也无聊,吃点水果时间过得快。我第一反应就拒绝了她,第一是因为不好意思接受,第二是总觉得不能随便吃陌生人给的东西,即使那个阿姨看起来一点点坏人的迹象都没有。

大约过了几分钟,她从洗手间回来,把洗好的梨递给我,特别热情。推脱不下,只好接过来,但我没有吃。她还是和我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着,问我些家庭工作之类的问题,我都含蓄且不太如实地回答。从闲聊中知道,她到广州去参加一个会议,她的公司非常大,具体做什么的没说。也许是本来对她印象不错,加上闲聊也慢慢地卸下了心防,在她的多次劝说之下,我把她给我的梨吃了,并且没有削皮。

刚吃了几口,感觉皮特别涩,好像打了蜡一样,很难吃,加上我平时吃东西也慢,吃了好几分钟,也才吃了几口。后来觉得嘴唇开始发麻,浑身无力,冒冷汗,但我当时也没有怀疑梨有问题,只是觉得不想吃了,假装去厕所把梨扔了。回来位置的时候,那个阿姨在打电话,一直说着还没办妥之类的话,让对方再等等。

坐下来之后,拿起手机发微信告诉男友感觉不舒服,在他的追问下,告诉他吃了阿姨给的梨,他非常生气责怪我吃陌生人给的东西。我也渐渐意识到阿姨的不对劲。由于广州是终点站,在中途有不少乘客已经下车了,有很多空位。发现不对劲之后,我不敢在自己的位置上呆了,就到隔了几个位置的一个下铺坐下,感觉胸口越来越闷,冷汗一直流,嘴巴由发麻到发苦。这时,那个阿姨突然非常着急地到处找我,看到我坐在隔壁卡位,她舒了一口气。问我梨有没有吃完?怎么不回去位置上坐了?我当时心里害怕到了极点,对她已经很怀疑,但又不敢表现出来,谎称要跟男友打电话,担心在位置上打会打扰她,她只好回到原来卡位的过道椅子上坐着,偶尔看我一眼。不幸的是,当时手机快没电了,移动电源的电也已经用完了,没有带充电头,也没法在火车上充电!

所幸在大约一个小时之后,我慢慢地恢复了正常,意识也渐渐清醒了,车也快到站了,那个阿姨也许是知道对我无法下手了,车进站的时候,她就匆忙收拾行李早早下车了。

时隔多年,依然想不明白,当年那个阿姨是否真的对我有坏心,那个梨是否真的有问题?也许是我多疑了,真希望那是一个美丽的误会。但无论如何,从那之后,我再也不敢接受陌生人的东西。


2017年暑假,我带儿子回四川度假。由于天气炎热,所以我们去洪雅的柳江古镇玩。

柳江古镇,沿河而建。两岸古树成荫,河水平静如镜;远处山峦,苍翠欲滴,经常雨雾笼罩,所以人们又给柳江取了换一个非常文艺的雅号——烟雨柳江。

我们一来到柳江,孩子就去河里戏水。一会游泳,一会打水仗,玩得不亦乐乎。突然,儿子从堰边往水里跳下去后,就站不起来了,坐在水里大哭起来。

原来,他跳到水里时,踩滑了一块石头,把脚崴了!

看到儿子痛苦的表情,我急忙把他从水里背到岸边。这时,一位管理员模样的人过来问我怎么回事?我告诉他孩子脚崴了。他看到儿子痛苦的表情和肿得发亮的脚,马上告诉我:“快送卫生院,看看骨头有没有裂。”并拿出手机给一位三轮车司机打电话,让他马上来岸边,说这里有个小孩需要送卫生院。

几分钟以后,一辆跑运营的三轮车来了,车上下来一位20多岁的小伙。于是,我背着儿子,他帮我拿着我们的行李,上了他的三轮车。

旅游景点到古镇卫生院不远,几分钟就到了。本来我以为这位三轮车小伙送我来了就该走了,没有想到他对我说:“我帮你看着行李和孩子,你去挂号吧。”并告诉我具体的挂号处位置。

我挂完外科的号,他又帮我拿着行李,带我去外科诊室。去的时候医生不在,他就出去到处找医生。把医生找来后,外科医生给开了拍片的单子,让我去缴费。于是那位三轮车小伙就又帮我看着孩子和行李,我跑到交费处交钱后,小伙又陪我到X光室拍片……

片子出来后,又到外科诊室。医生看了片子,告诉我没有伤着骨头,养养就好了。一直紧张的心终于放松下来了。

这时,三轮车小伙问我住在什么地方。我告诉他我住的客栈地址后,他又帮我拿着行李,我背着儿子,坐他的三轮车回到了客栈。

想到这位素不相识的三轮车小伙为我跑前跑后的帮忙,耽误人家一个小时多小时,我决定给他二百元钱以示感谢!但他却坚持只要我十元车费钱。

我说:“兄弟,耽误你这么多时间,你又跑前跑后帮我找人。如果没有你,我连方向都找不到。”

小伙很平静地说:“没事,娃儿受伤了嘛,能帮忙就帮一下嘛。”

听到这朴实的语言,我心中的感激之情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看到眼气美丽的柳江古镇,我想,人们都在说烟雨柳江的美丽,但柳江最美丽的地方,不是柳江的山柳江的水,而是柳江人的心灵!

第一次决定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是在大一的时候,去的是华山,在华山,遇到了一群让我印象深刻的小伙。

华山是个适合夜间爬山的地方,并且很多人也都是选择在夜间爬山,刚好凌晨的时候登顶东风,在东峰等待着看日出。晚上爬山的时候,自然就会认识很多小伙伴,一方面夜间爬山危险,大家可以互相有个照应,另外一方面,可以互相加油打气。

四川的三个姑娘

我和三个小伙伴一起,是从郑州出发,到了华山紧急买票,赶上了最后一班摆渡车,在车上人很多,都是准备夜间爬华山的,在我们前面有三个姑娘,一直在讨论爬山的时候会遇到怎样的情况,怎样解决。后来我们主动打听了他们的计划,决定一会到了山脚下,一起爬山,还有一对同样来自河南的情侣,也在听了我们的讨论之后,决定要加入我们的小分队。

四川的三个姑娘背了几个包,包里装的鼓鼓的,她们开玩笑说,爬山比较辛苦,里边装得全是补充的能量,其实刚爬了没有多远,小分队里的是三个姑娘就开始有点吃力了。

所以在爬了大概有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我们就开始接过她们的包,然后我们一起努力的往上爬,一边爬,一边交流,说的是她们的旅行计划,以及她们是哪个学校的,还有就是为什么喜欢旅游之类的话题,爬山的时候,一边聊一边爬,也就觉得时间快了很多。

我们爬的并不算快,但是却沿途欢声笑语不断。小分队里的同样来自河南的一对情侣,可能体力比较好的缘故,一起出发大概有2个小时之后,他们就不见了踪迹。

沿途的互相鼓励,至今还记得

其实夜间爬华山,对于一把人来说,还是一件比较吃力的事情;我们的包里只带了水,没有想过会饿,也是我们考虑的不周到;沿途休息的时候,同行的三个姑娘就分享了他们带的士力架,说是要横扫饥饿。不过那天晚上吃的东西还真的很管用。

华山的险峻,在五岳中间排名第一,所以自然不好爬。我们在半夜爬到中间的南峰的时候,早就是精疲力竭,四川的三个姑娘甚至说要放弃,她们想要留在南峰就好,等天亮了下山,我们又减轻了一点他们身上的重量,最终在互相鼓励下我们一鼓作气,登顶东峰,华山最适合看日出的的地方。

登顶的时候是凌晨3点,距离日出还有两个小时左右的时间 。

山顶抱团取暖

夜晚的山顶人越来越多,有热烈的气氛却温度比较低,游客们的热潮是一波一波的,冷却时候,大家都找个背风的地方,蜷缩着忍受寒冷等待日出,我们也是考虑不周,没有带厚衣服,不过四川的是三个姑娘都带了雨伞,我们就躲在雨伞下等待日出,也聊了很多事情。

抱团取暖还是很有效果的,终于等到了华山的日出。

看完日出,就决定要下山了,相比于上山,下山的路确实是很快的。

我们在沿途拍了照片,至今仍然记忆深刻。

只是现在找不到了那一张照片,也有些可惜。

我常出去旅行,上大学的时候坐火车跑全国各地,后来就时自驾出行的方式居多。遇到的人很多,事也很多,捡这么几件有代表性的说一说。

一、2012年高中毕业,乘火车前往拉萨,一路上当然美景不断,目不暇接,在拉萨游玩几天后,坐大巴前往日喀则,5个小时的车程,坐到了最后一排,旁边的藏族大妈汉语都不会说,一路上也没什么交流,但是当她拿出一些奶糖的时候,依旧分给我吃,这也是我吃过最好吃的糖,因为18岁的我体会到了来自陌生人的温暖。

二、2013年再一次乘火车进入西藏,在江孜县,转完抗英城堡下来,走到白居寺的路上,看见路边摆着很多小面包一样的东西,我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走过去问人家卖不卖,门口的老妇听不懂汉语,急忙叫孩子出来,得知这是人家自己做的,自己吃的糕点,我有些失望,随后她拿出袋子,装了满满一袋送给我,给钱就是不要,很好吃。从这事以后我认为藏族朋友都是善良、热情的。他们的虔诚、纯洁不是任何人可以比拟的。

三、2014年1月份,我乘火车从长沙回家(河北)票非常紧张,没办法只能买站票,搬个凳子坐在火车的中间通道。烟雾缭绕,有一个外出打工的东北老者,看年龄已经过半百,一脸沧桑很疲惫的样子,出于好奇我递给他烟抽,聊了起来,真是上有80岁老母,下有不争气的儿子,跟我聊着他年轻时候的事,聊着打工的艰辛,劝我好好努力……就这样一路。我也不曾问大叔姓名,更没有留下联系方式,这个大叔的模样却深深印入我的大脑,他说的话也反复的播放。

四、2017年自驾彩云之南,体会了下关风、洱海月后驱车赶到丽江,在丽江很舒适的客栈居住,价格也不高。和热情的老板聊着聊着就算认识了,发现他是河北石家庄的老乡,于是更是情投意合,他多次请我吃饭,在丽江几天,几乎尝遍了丽江的美食,到现在依旧时常联系。也算是一段旅行的奇遇,也值得珍惜。

五、2018年自驾219国道,从新疆喀什走到拉萨,路遇一个湖南的姑娘要搭车去阿里,我很痛快的拉上他,一走就是两天,将近1500公里,这位倒是在车上很随意,拖鞋脱袜子,几乎也没有什么交流,到了阿里的狮泉河,连一声感谢都没有。我也不是非要让别人感谢,只是觉得怪怪的,这个人,这件事也真是让我难忘。

人生难忘的事很多,旅途中最难忘的,是在列车上碰到的一位英雄母亲。

那应该是1998年夏天,我13岁。自己从黑龙江省绥化市到黑龙江农垦建三江分局洪河农场,我的二姐在那里。二姐比我大整10岁,那时她已大学毕业,在农场中学当老师。我在姐姐的照顾下,在那里读初二。

当时乘坐的车是4131次,是发往祖国最东的火车站前进镇(时称东方第一站,后这辆车路线延伸至祖国陆地最东端——抚远,车次为K7065)。

那个时候的孩子,十几岁独自出门去办事的很正常,虽没有现在的孩子懂得多,见识广,但照顾自己的能力还是具备的。

4131次列车的人什么时候都特别多,一是往垦区去谋生的人多,二是由哈尔滨去前进镇就那么一趟车。还好爸爸提前买票,给我买到个座。因为担心自己几百块钱被偷走(那时候火车上的扒手特别多,而作为一个农民家庭,一年收入也就几千块,所以几百块不敢说是巨款,但也是我半年的生活费了),一直到晚上11点也不敢入睡。

这时突然发现对面坐着的奶奶一直慈祥的看着我。她见我早已困得迷迷糊糊,就轻生对我说,孩子:困了就睡吧,我帮你看着。她的话我听懂了,她也明白我在想什么。

但我依旧不敢大意,说不困。奶奶见我这么说,笑了。她说如果不想睡,那就说会话吧。说完她的目光望向车窗外。是的,我非常清晰的记得她看向窗外的那双眼,和窗外一样深邃。

她长舒一口气,偶尔看一下我,自己的家事娓娓道来:你跟我小孙子差不多大,你有十二三了吧,我孙子可聪明了,只可惜,是一个苦命孩子,因为他爸爸,也就是我小儿子已经不在了。

说到这里她的眼泪瞬间流了下来。我赶紧伸手掏兜里硬梆梆的手纸(那个时候农村人大多不知何为面巾纸,我也是到县城中考时才第一次见小包装的纸巾),她见了又笑笑说,不用了。说完用那双粗糙的手一抹,先流出的泪没了,新的又从眼里涌了出来。

她还是多看着窗外,尽管我知道窗外早已是漆黑一片,只有路过有人聚居或是车站才得见些许光。

她说自己是内蒙古莫力达瓦旗人,自己是汉族,丈夫是蒙族。两个人一共生育了七八个子女,其中,小儿子最讨人爱,从小到大从未因自己小而索要娇宠,很小就帮家里骑马放牧,而且还练就了一身套马(十余年后有一首歌叫套马杆,我听第一遍就想起了那个奶奶,也似乎看到了他的小儿子)的本领,在当地运动会(不知道真正称呼是什么,大概就是比赛)还得过好几次奖。

后来,随着社会的发展,自己的子女大多离开内蒙,比如当时她就是去自己在垦区种地的大儿子家。小儿子初中毕业去参军了,退伍后见哥哥姐姐多已离家,便回到莫力达瓦(按年龄推断,大概是1985年前后)做了一名警察。后来成了家,有了儿子。幸福,也许就是这样,平静,淡然。

不过,生活也总会有波澜。他的小儿子在一次追捕偷牛贼(据说是团伙作案,有武器)时牺牲了,而且至死他都紧紧的抱着罪犯不放,为战友更顺利的实施抓捕创造了条件。

当她讲到这里时,她确突然变得很平静,似乎在讲一个别人的故事,也似乎在对自己说话:走就有了吧,谁让他当过兵呢?谁让他是个警察呢?他不上,能让谁上啊,人抓不住,说不上谁家的牛又丢了。

她的故事讲完了,她的眼泪也不流了。她缓缓闭上眼睛,良久才睁开。然后对我说,孩子,你要困了,就睡吧,我给你看着,没事。

我才想起来刚才我是跟她有交流了,我好几次试着给她递纸,好几次安慰她说:奶奶别哭了,她也会礼貌的回应我。但是纸没接,眼泪也没停。后来我有了孩子才明白,那时的她经历的是一个何其痛苦的过程,但她的内心又是如何强大自我修复的。

她讲的故事朴实平静的结尾就说明了这点,也许她是一个英雄的母亲,也许英雄的母亲都该坚强吧,我想,至少她是那么说服自己的。

后来,我经常想起那个英雄的母亲,也是一个普通而又平凡的母亲。我在向英雄致敬时,也不忘向英雄的母亲致敬,同时也向其家人致敬。

21年过去了,她可能已近百岁高龄,也可能已不在人世。但真希望她长命百岁。因为她儿子和她的品质,比起今天某些人满口家国情怀,满口敬业奉献不知强上多少。

让她,多享受一些新时代的福利吧,那样多好。

经常出去旅游,少数民族地区传统婚俗让我一辈子忘不了,去年在西藏旅游才知道,藏族是唯一一个多夫多妻制的少数民族 ,导游刚开始讲我还以为是在逗乐不相信,后来慢慢了解确实如此,多夫多妻是有严格婚俗的,男方只能在老婆的姐姐妹妹中选择,女方只能在老公的哥哥弟弟种选择,除此之外是不允许的,现在这种婚姻越来越少了,听说在偏远牧区偶尔还能看到。

五年前在云南旅游,我们旅游团一位带孩子母亲在旅途中发生脑出血被送进医院做了开髅手术,此后没有了任何消息,五年过去了,脑子里经常出现这对母子的身影,也许是我们有缘,总想找到他俩的下落,至少知道她手术做的咋样现在生活如何。

这位年轻妈妈27岁,来自湖北一个乡镇,个子不高挺胖的,带着母亲和孩子来云南旅游,我们从大理返回至楚雄住宿,下车时我把孩子抱下了车,顺便说了句,自己出来玩多好啊,带这个捣乱鬼累死了,妈妈笑着说,孩子一直没离开过我,都忙着上班了,放在谁家也不合适 就带着吧。第二天听导有游说,昨天晚上十点接到带孩子妈妈电话,头疼的厉害想去医院,导游打车送到了当地县医院,CT确诊为脑出血,需做开髅手术,医院不敢做,联系昆明医院的专家来做手术。

我们在昆明散团时,都在问年轻妈妈手术做的咋样,导游说我离开医院就没有任何消息了,和你们一样啥也不知道。出去旅游一个旅行团就是一家子,这个临时家庭,虽然时间很短,在芸芸众生中也算是缘分,真心祝母子平安,真心盼望年轻妈妈能看到我的这篇问答。

总有人喜欢问我,你经常出去旅行,会在路上有艳遇吗?好吧,今天就来分享我在埃及的一段“艳遇“,也是旅途上比较难忘的人。

一只旅游35年+从业旅游15年的旅游大咖,一个萌宝的妈妈,专业为你剖析旅游上的问题,喜欢请关注我喔!

在古老的埃及,偶遇这黎巴嫩少年Maher

虽然这标题敲出来以后,有一秒钟时间感觉自己成为小说家了。但回想全过程,这个形容的确没毛病。

虽然对埃及向往已久,但那是我第一次到埃及,因此13天旅程,我全部排满了经典的旅游打卡项目。我的旅行线路是这样安排的:到达埃及的第一天,在阿斯旺登上了尼罗河内河邮轮,并在上面度过5天4晚的旅程,沿路看古迹,在卢克索上岸;其后就到红海,度假3天2晚;最后回到开罗扫一遍首都的各大经典。

我遇到这个黎巴嫩少年,就是在登上尼罗河邮轮次日的晚餐时分,在船上的餐厅里。认识的过程也相当有趣。船上都是自助餐,进入餐厅后,我就拿着盘子去拿食物了。

就在我专注于船上提供的合式外形精美的甜品时,有人在后面拍了我一下。出现在我眼前的,是一张看上去大概二十到三十岁的帅气脸孔。当时他积极地跟我自我介绍,说他叫Maher,来自黎巴嫩。他跟我说,早上在游览阿布新贝神庙时,他见过我了。虽然当时我心里是一万个蒙圈,但那天早上,我的确是去过阿布新贝神庙游览。

虽然对帅锅毫无印象,但我也就只能礼貌微笑,然后跟他礼貌对话了。聊天中得知,他和另一个来自英国的朋友一起游览埃及,他们都是电脑工程师,另外Maher曾经在北京待过,因此会一点点中文,对中国人也特别印象深刻。



多次偶遇,可能是旅程中最难忘的原因

和Maher的认识难忘,可能更多是源于偶然。在和他正式聊天认识以后和以前,在相互没有约定的前提下,我们在多个景点都碰到了一块。感觉上,我俩好像很多交集的平衡线,在埃及国土上错综复杂地多次相遇,然后在交集以后又恢复平行线。

第一次偶遇,是靠近埃及和苏丹边境界,纳赛尔湖边的阿布辛贝神庙。那里离邮轮靠岸的码头相对较远,差不多需要四个小时车程,天没亮就得出发,因此过去的游客不会非常多。可能也是这个原因,Maher当晚回到船上的餐厅里,一下就认出我来了。

虽然认识了,我们还是没有结伴游玩,都各自按原来计划路线进行,所以才惊讶于接下来在各处景点的偶遇。



第二次偶遇,是在阿斯旺的Kom Bomo Temple。这座埃及唯一的双神庙非常有意思,祭祀了老鹰神和鳄鱼神,还能在那里看到古埃及时期的370天历法,医疗工具,辅助生产的凳子,象形文字,测量尼罗河水位的古井……

我们都对古埃及的历史很感兴趣。虽然行程中遇到只是打了招呼,其后各玩各的,但是晚上在邮轮上再遇,感觉就熟络多了,可以聊的话题也更多。

从认识后在邮轮上的时间,我们很多时就会相约在甲板喝啤酒、聊天,也会一起参加船上的阿拉伯风情派对,玩得是真心愉快。我从没到过黎巴嫩,也一直以为那是一个充满战乱的国家。但是从Maher的聊天中,我才了解其实那是一个充满旅游魅力的国家。而且他们那种自由人生、享受生活的态度,也让从前奉行“旅行拼命玩,工作拼命做”的我觉得,其实有时生活可以不那么用力和全力拼搏的。

Maher和朋友选择的是4天3晚的邮轮行程,因此他比我早一天上岸。我告诉他,接下去我要去红海度假;而他就直接回开罗。告别前,我们留下了通讯方式,也以为这次的结识算是完结了。没料到去完红海度假,再回到开罗的时候,我们还会再次偶遇。



第三次偶遇,是在金字塔,距我们在尼罗河告别已经有四天了?当时由于没打算进入金字塔内部,我选择了近中午时间才去的景点。金字塔由于是埃及太经典的景点了,景区内有非常多的当地小商贩与游客搭讪,而且还传说会在你搭理的过程中找些占小便宜的机会。因此,我在进入金字塔景区大门以后,心里就暗暗惊醒自己,不要搭理陌生人。

谁知道,没走几步身后就有人跟我打招呼了,hihi……我头也不回,加紧脚步往里面走。这次,后面的人是追上来拍我肩膀了。不得不转身,居然惊喜地发现是Maher!他早上就来游玩了,这下正准备离开。

当下,我们又聊了一会,他由于早上就来,进到了金字塔内部,也跟我说了自己在金字塔内部的经历。最后他跟我说,可能过几个月就会来中国,到时要找我。这次是真的告别了,虽然大家留下了联系方式,但告别后就没有再联系上了。Maher的票圈,至今也停留在他离开埃及时的更新,让我倒好奇他回到黎巴嫩以后的生活。

旅途上多认识朋友,总是好事,在和Maher的相遇里,我感觉这真是有趣的缘分,而从这个黎巴嫩青年身上,我也更开阔了视界?



你的旅途上,也有类似的和异国异性的相遇吗?欢迎在评论区分享你的经历喔!

1993年春天,我从长白山区去黑龙江省黑河市的李大爷家去串亲,当时黑河对俄贸易搞的非常好,吸引着全国各地的人们去那里搞对俄贸易,也有很多人从那里赚到了钱。那时的通讯主要以书信为主,听锁柱弟在信中那么一介绍,我就活心了,决定去那里看看。

那是我第一次出远门,头一天晚上从我地乘火车到长春,第二天中午时分再从长春到哈尔滨,当火车行进至黑龙江双城地界时,我已困的不行,就趴在火车的小桌上睡着了,睡了没多久,我就试着有人在摸我的胸部那地方,当时是早春,我还穿着一件薄毛衣,薄毛衣里面是白衬衣,白衬衣的兜里还装着200元钱,那人就是试探一下我衬衣里是否揣着钱,一感觉有人摸我,我立马就醒了,我看见坐在我对面那个人一脸的慌张,我就明白,刚才就是他所为。我怒气冲冲地看着他,随手把我姑夫给我的那盒由“南洋兄弟烟草公司“生产的“红双喜”香烟拍在小桌上(当时火车还允许抽烟),抽出一支叼在嘴上点燃,猛吸一口,挑衅般地喷向那个人,那个人没敢言语,很知趣地走了。当时我的想法是:如果他敢跟我得瑟,我就干他!由于这件事的发生,我再也没有睡意了。到了哈尔滨车站,有一趟哈尔滨到黑河的直达旅游号列车,当时的票价好象是80块钱,因为票价贵,我没舍得买,我只买了一趟普通快车到龙镇。坐上车没多久,我就困得不行,倚着靠背就睡着了,睡一会就醒了,醒一会,困了再睡,也不知这样睡了几气儿,当火车快到北安时,我又醒了,因为衬衣兜里还有100多块钱,我往衬衣兜摸了一下,这一摸,坏事了,我的毛衣不知被谁割了一个口子,衬衣兜也有一道口子,衬衣兜里的钱也没了踪影。我知道发生了什么,我被人割包了!我对坐在我对面的那个不知从哪上车的大哥说:他操他妈了个B的,我被人割包了!那个大哥关切地问:割走多少钱?我说:割走100多块钱。那个大哥:完了,白瞎了!我说:肯定是那个小子干的,他在你这个位置坐过,操他妈我去找他!我站起身先是顺着车厢往前走,用眼睛挨个人搜寻,一直寻到1车厢,也未见那个人,我回转身再往回搜寻,一直寻到最后一节车厢也没看见我记忆中的那个人。无奈,我又回到我的位置坐下,那个大哥问:找到了吗?我说:没有。那个大哥说:那个人说不一定在孙吴就下车了。我说:谁知道呢。

等车到了龙镇,我将面临无钱买票的窘境。怎么办呢?无票也不可能让你上车呀!我平生最难以启齿的事就是朝别人张口借东西,更别说借钱了!但是我又必须在这人生地不熟的车上象个要饭花子似的朝别人张口借钱。为了套近乎,我问坐在我对面的那个大哥:大哥,你家在哪住?他说:在黑龙江依安县。他问:你呢?我说:我在吉林省浑江市。我问:大哥,你这是上哪?他说:我上黑河。我说:噢,咱俩一道。我几次想把话题扯到借钱上,可是话到嘴边又咽下。直到火车进入龙镇车站,喇叭正在播报:列车前方到站龙镇车站,龙镇车站到了……我终于鼓起勇气,对大哥说:大哥,我实在实在不好意思,你有没有钱?你要是有钱能不能借我20块钱买车票?到黑河我给我弟弟打电话再还你。大哥说:行啊,出门在外谁也不知道能碰到什么情况,相互帮一下忙也正常!说着掏出20块钱送给我,我感动地接过钱连说几句谢谢!谢谢!谢谢!眼里不觉有泪光在闪动。有了这20块钱上黑河的车费我就不用愁了!

火车到了黑河站,我给锁柱弟打电话,告诉他我被人割包了,还借了一位好心的大哥20块钱,让他帮我把钱还上。不一会,锁柱弟就赶到黑河火车站,从钱包里抽出50块钱递给那位大哥说:谢谢你借钱给我三哥!大哥一看锁柱弟递过来50块钱,说:小兄弟,没有这么多,就20块钱。锁柱弟:我知道是20块钱,这30块钱是多给你的!因为你是个好人!

锁柱弟是个热心肠,还帮那位大哥在黑河找了几次活。我从黑河回到浑江后,还和那个大哥保持了五六年的书信联系。

我是枕月听星语,希望能得到您的关注!


本文由金沙js333com发布于旅游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旅行路上遇见过哪些难忘的人或事?

关键词: 遇见 路上 难以忘怀 埋藏

上一篇:你有全家外出旅游,因订不到宾馆,陌路相逢的

下一篇:给你五百万要你去旅游一个星期,钱要全部用完